纽约疫情加剧:新设45个停尸房 火葬场获准昼夜工作


赵剡:不知道什么原因,国外的医生对防护不是很重视,特别是口罩的问题。无论法国还是意大利,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得戴N95口罩,这说明他们知道戴口罩可以降低感染率,承认接触患者时要戴口罩保护自己。但他们会说,不是医护人员就不要戴口罩,这是目前和国内医学专家最大的分歧。

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3月29日7时11分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突破66万例,达660706例,死亡病例超3万例,达30652例。世界卫生组织官网最新信息显示,新冠肺炎疫情已影响全球200个国家和地区。

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与赵剡、彭志勇的对话。

从之前国内的情况看,要组建新的ICU或者为ICU增加床位,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医生会很紧缺。因为武汉的雷神山医院是我们中南医院管理的,我3天之内在雷神山开了一个新的ICU,当时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。

△新闻发布会现场图(图片来源:墨西哥Milenio新闻)

我个人认为,面对疫情,切断传播比治疗更有效。我治好了一百个病人,结果又来了一千个;治好了一千个,又来了一万个,没完没了。新冠病毒厉害的是它的传播能力,所以治疗虽然重要,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预防和切断传播途径。这方面主要靠政府,医生是干不了的。

赵剡:是的。因为隔离只能是短时间的遏制措施,你不能隔离一辈子。要想彻底解决新冠肺炎,说白了就是要靠疫苗和特效药。

新京报:与国内的新冠肺炎患者相比,国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发生了哪些变化?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

国内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存在差异